第A10版:本城·社会     
本版新闻列表
 
医院强留新生儿逼缴欠费
20万铜制品凌晨被盗
术后八旬老太不吃也不动
 
  东莞日报社旗下媒体: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   
   2010年4月2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医院强留新生儿逼缴欠费
父母:家里实在没钱,希望能够分期支付 市妇幼保健院:孩子父母应该拿出一点诚意
记者 赵宏杰
  4月26日,在东莞市妇幼保健院,医院查询机上显示刘佰胡和易海劲共欠医院39299.75元   本报记者 周天宝 摄

    刘佰胡的心情,犹如昨天的天气一样,阴雨连绵。

  明天,就是刘佰胡儿子满一百天的日子,不过,因为拖欠了39229.75元的医疗费,儿子被当成“人质”留在了市妇幼保健院。

  市妇幼保健院儿科主任医师杨勇,昨天下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刘佰胡只是在住院前缴纳了1200元钱,到现在分文未付,没有一点诚意。

  生子之忧

  欠费新生儿“留院”近百天

  今年32岁的刘佰胡,是大朗镇犀牛陂村村民,之前曾在长安一家公司做保安,月薪是900元。

  2007年开始,他与妻子开始闹上了别扭,随后二人分居。

  2008年10月份,他与在大岭山卖衣服的湛江女子易海劲同居。

  2009年5月,易海劲怀孕。

  今年1月19日,怀孕刚刚8个月的易海劲,住进了市妇幼保健院,经检查羊水息弱,必须马上做剖腹产。

  “当时他们只交了1200元钱的押金,远远不够做手术的费用。”市妇幼保健院一位医护人员说,但产妇当时情形已经非常危急,“医院还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为她做了剖腹产,也保了母子平安。”

  半个月之后,易海劲出院,但儿子却被医院留下。

  “从住院至今,他们就交了1200元钱,再没有拿来一分钱,我们也只好将孩子留在医院。”一位医护人员表示。

  医院无奈

  家属应拿出一点诚意

  眼看就是儿子百天的大喜日子,可自从出生之后,这孩子还从未回过家。

  昨天下午1时30分,刘佰胡骑着自行车载着易海劲,冒着雨从大岭山赶往市妇幼保健院,两个半小时之后抵达。

  通过查询得知,刘佰胡欠医疗费一共39299.75元。

  “我们打算分期付款,但医院不同意。”刘佰胡无奈地说,自孩子出生后,自己连工作也丢了,易海劲目前因患糖尿病,也不能工作,“现在的生活,只能靠她(易海劲)的母亲卖小炒维持。”

  “我们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昨天下午,市妇幼保健院儿科的杨勇医生告诉记者,刘佰胡和易海劲哪怕是时不时交个50元或100元的,有点诚意拿出来,也可能让他们把孩子带回家了。

  易海劲的儿子因早产,出生后只有3斤2两,“现在都有十来斤了,健康得很。”杨勇医生告诉记者,尽管刘佰胡没有拿钱出来,医院还是安排专人对孩子进行照料。

  杨勇说:“如果家属真的没钱,留在医院还好过他们带回家。”

  律师说法

  医院做法明显不妥

  救死扶伤是医院的天职,“先救人后缴费”也是卫生医疗系统应遵循的原则。

  但资料显示,在全市范围内,公立医院每年的欠费均在数十万元以上,专家表示,这种现象凸显了社会保障体系的缺陷,这个社会问题应该由政府统筹,各部门协调解决。

  如今近4万元的医疗费,对于刘佰胡来讲,犹如天文数字。

  就此事,广东莞信律师事务所吕军表示,医院的做法明显不妥。“医院可以要求监护人提供家庭住址,身份证复印件等,如果他们拿不出医疗费,也可以到法院起诉他们。吕军律师说,但把孩子留在医院作为筹码,这说明医院非常无奈,也值得同情,但事实上已经违反了法律。

  不过吕律师坦承,新生儿不能回家,拖欠医疗费的背后,也反映出相关保障补偿机制的不健全。“在这种情况下,医疗机构因为医疗欠费问题所承担的经济压力,势必影响卫生事业的发展和医患关系的维护。 ”

     放大 缩小 默认  
用户名
密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