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C04版:文化·圆桌会     
本版新闻列表
 
焚书,心灵上的一把火?
 
  东莞日报社旗下媒体:东莞日报 东莞时报 东莞时间网   
2010年4月19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焚书,心灵上的一把火?
记者 陈祥

   在一块写着“倡导心灵富豪,拒绝心灵垃圾”的宣传、签名板前,一个贴着同样标语的大铁鼎,大铁鼎里正燃起熊熊烈火,周围的人不断把一箱箱书扔进火焰中,一时浓烟滚滚,灰烬飞舞。

  这是4月13日中午,发生在华南理工大学校园内的焚书事件。当天上午,“首届中国心灵富豪学术交流会”在此举行,会议的组织者是号称著名心训导师的林A,焚书便是作为会议的一项高潮。

  在火焰中,首先被献祭的是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书的作者是‘中国作家富豪榜’的首富之一,可是竟然被法院公开判定里面部分是抄袭的!这就是作家都用金钱来论英雄的拜金主义带来的结果,可是这样的作品还在市面上售卖、这样的作家还在被推崇为榜样。所以,这本书我认为是最应该烧的!”林A先生说完后就撕掉书第一个扔进火中。

  众人纷纷加入,继而是被誉为“最畅销的伪书”——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没有任何借口》等560多本伪书、盗版书和垃圾书。

  “倡导心灵富豪,必须首先从清除心灵垃圾开始。所以我们在学术会上安排了烧书仪式。”会议组织者林先生自信地宣称。雄心勃勃的他曾组织过“总裁抱抱团”、“老板不欠薪宣誓”、“跪拜雷锋像”、“中国心灵富豪榜评选”等活动,皆是备受争议的事件。他一手创立的“心灵富豪榜”概念,更是渴求能在十年内取代“胡润富豪榜”在国人心中的地位。

  这一把火,赚取了人们的眼球,也引来无数的批评和赞誉声。我们该怎么看待?重演“焚书坑儒”后,人们真的能“倡导心灵富豪,拒绝心灵垃圾”?

  一群“郭敬明”

  在焚烧郭敬明的书

  王晓渔

  (文化学者)

  东莞时报:你在不久前曾写过热评《公民韩寒和小偷“郭敬明”》,争议一时。现在对于有人焚烧郭敬明的书,你是怎么看待的?

  王晓渔:法律似乎没有禁止个人在公共场合焚烧纸张。所以,在不会引发火灾等前提下,这种行为应该允许,无论他是烧郭敬明的书,还是韩寒的书。

  东莞时报:我们知道,价值观固然是多元化的,但是价值观存在高低之分,许多书籍承载了那些恶劣的、违背常识和普世价值的价值观,我们该如何对待?毕竟有很多读者缺乏辨别能力。

  王晓渔:首先,我们要允许文化垃圾存在;其次,要允许批判文化垃圾。部分读者缺乏辨别能力,是因为他们一向习惯接受教育,不习惯自我教育。所以,重要的不是对他们进行再教育,而是创造自我教育的空间。学者和媒体需要创立可以对话的公共平台,避免以导师的姿态、以灌输的方式反灌输。

  东莞时报:在几十年前的中国,烧书是一场宏大的集体行为,当时称为除毒草。现在又以类似理由——清除心灵垃圾为由来烧书,你怎么看待烧书者们的行为?

  王晓渔:两种烧书不宜一概而论。一个是自上而下发起的全面性禁书,以政治的方式限制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后者属于个人行为,不会对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构成威胁。但是,两者自我合法化的逻辑有相似之处,即“清污”、“反低俗”具有绝对的正当性,这点尤其需要反思。

  东莞时报:有意思的是,这场烧书行为之后,还连接着一个主题,成为“心灵富豪”,对于这个词,你有何感想?

  王晓渔:这仅是一群“郭敬明”在焚烧郭敬明的书的活动!

  烧郭敬明的书有捏柿子之嫌

  谢勇(华南理工大学教授)

  东莞时报:身在同一个校园中,你和你的同事、学生,他们主要有哪些看法,在支持声和反对声中,哪种占据多数?

  谢勇:事情发生以后我与部分同学们以及同事们聊过,大多认为是作秀,属于行为艺术,并没有特别当真,“炒作”而已。也有同学提出,“畅销书又没有错,在畅销书的外表下装入一些不畅销的经典不是更容易被人们所接受嘛,这不就是传播的价值吗”。这个观点可能在同学中也具有一定普遍性。

  去年,我参加大学里举办的文化界活动,大批中国一线作家到场,其中不乏值得尊敬的知识分子、思想者。但是郭敬明出现时,观众们,也就是大学生们给出的欢呼声最响亮,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许现在的孩子,在阅读方面确实需要一些指导。起码需要有人给出一种意见,当然,这也是我作为老师的一种责任。

  东莞时报:在社会逐渐趋于多元化的时代,突然出现这样一场集体行为,而且是经过细心设计的,你是怎么看的?

  谢勇:我认为这个行动说明了中国社会的某种悖论状态,那就是,这是一个没有底线没有规则的社会,在很多问题上,甚至是文明底线,基本价值观念上面我们其实远远没有共识。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太多人类历史发展的经验,似乎离我们又异常遥远。甚至我们自己的某些残酷经历,都异常轻易地被忘掉了。

  东莞时报:现在的校园内,对于这件事反响大吗?喧嚣或者辉煌过后,有哪些值得反思的地方?

  谢勇:据我了解校园中对这件事情基本没有什么反响。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在网上与其他传媒上看到的一些声音。比如,我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叫好声:还有一种说法是评论者对此事有些杞人忧天,是过度阐释了。因为这是“个人行为”,甚至还有一种说法颇为有趣,有人举出美国可以焚烧国旗的例子,以为批评焚书行动者是维护书籍的“纯洁神圣”性,该论者说“再纯洁神圣,会比国旗更纯洁更神圣吗?”,提出维护一种纯洁而又神圣的情感,很多时候惩罚和禁止往往适得其反。而且,认为我们只能批评这种方式既不经济也不低碳,否则就就破坏了“言论自由”的通则。

  这些看法其实经不起推敲。首先,精神垃圾的冷漠一方面源于大众文化的属性,另一方面更源于反智、反审美、反善的体制,而中国当下后一方面是要负绝大部分责任,把怒火撒在郭敬明等人身上,实在是没有找准目标,甚至有“柿子拣软的捏”之嫌。其次,也不是什么“纯洁神圣”的事情,书籍难言纯洁,国旗未必神圣。但是表达态度时候,可以焚烧国旗,却不可以焚烧书籍,因为焚书触及了人类文明的“底线”,也无视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经历的种种危机。

  “烧书”都是很低级的行为

  许骥(杭州枫林晚书店之文化策划人)

  东莞时报:作为书店从业人员,你对这次烧书事件持什么态度?

  许骥:我们也经常获知一些“烂书”出版的信息,心情自然是不喜欢,不高兴,但绝对不会采取“烧书”这种极端的形式来抵制。对于“烂书”,有人愿意买,有人愿意卖,我们干涉不了,但我们不卖它们或者不去宣传它们,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我个人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烧书”。无论出于何种理由,“烧书”都是很低级的行为。

  东莞时报:畅销书必然有其畅销的理由,它们符合一般的社会阅读心理和大众喜好,即便内容低俗、手段卑劣。你在书店运营中如何对待它们的存在?

  许骥:其实有时候我们也会卖一些“低级”、“卑劣”的畅销书,但会把同类题材的书摆在一起展示。比如说,把郭敬明的书和韩寒的书放在一起,或把《中国不高兴》和《中国为什么不高兴》、《常识》等书放在一起……一个开明的文化环境,应该容得下各种不同的声音发出来,而不应该刻意扼杀任何一种声音。要知道,你越是把某种声音逼到墙角,那种声音就会变得越偏激、越极端。只有让所有声音都有渠道“宣泄”,这个社会才会和谐。所以,不要在意畅销书的火热了吧,如果不喜欢,写文章去驳斥,千万不要“烧”它们。

  东莞时报:抄袭、伪造、跟风、盗版、厚黑、误导……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下,这些书源源不断涌入市场;同时,在出版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许多有价值和见解的好书利润微薄甚至亏本。我们该如何面对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症状?

  许骥:作为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始终相信经过时间的筛选,“良币”还是会驱逐“劣币”的。我们现在看到的畅销“垃圾书”,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有的人喜欢拿“经典”来跟畅销书比,可是别忘了,在“经典”出版的时代,有多少“垃圾书”同时畅销呢?我们现在不得而知,因为它们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动消失了。现在回头看过去是这样,将来回头看现在估计也是同样的情况。读者是很聪明的。你以为自己可以引导他们的阅读趣味吗?别傻了。至于“抄袭者”现在赚了大钱,让他赚好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正直者”眼睛盯着的不是钱,历史总会做出公正的评判。

  放大 缩小 默认  
用户名
密码
匿名